大发代理平台地址-新闻评论网
点击关闭

疫情农村-有武汉当地的司机赶在封城前将滞留武汉的人载回荆州-新闻评论网

  • 时间:

销售伪劣口罩被抓

從荊州本地一位黃姓的士司機處得知,平時從武漢包整車到荊州,價格在600~800元,他說:「這個價格還可以談。」

荊州,地處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以下簡稱「武漢肺炎」)暴發地——武漢西南方向,兩地相隔約240公里。這也是繼武漢、鄂州、仙桃、枝江、潛江、黃岡、赤壁、荊門、咸寧、黃石(含大冶市、陽新縣)、當陽、恩施、孝感13個城市區域公共交通停運后,湖北省內第14個「封城」的城市。

  火车站停运前:

  图为一直没买到口罩的环卫工人,她身后的一位同事手里拿着的就是单位分发的两盒口罩,人均两只。

2020年1月24日,農曆除夕,湖北省荊州市宣布,自中午12時起,暫時關閉荊州火車站離荊通道;24日17時前,暫時關閉市區所有公交車、道路客運班線車、旅遊包車、農村客運車輛、渡口渡船。

  位于江汉北路,易捷便利店旁的百姓缘药店,这是记者在江汉北路走访的5家药店中,还有库存且不限购的唯一一家药店。

1月24日,農曆大年三十,儘管荊州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佈的第二號通告表示要動員群眾不組織群體性宴席、聚會等活動。動員群眾戴口罩出行,動員自疫區返鄉人員居家度假,減少外出。但在關沮鎮下轄農村地區,記者發現,年味雖淡,家庭聚餐仍然不少見。

此外,江漢北路上銷售醫療器械的兩家門店則早已關門。

記者向拉客拼車的司機詢問從火車站到公安縣(荊州市轄縣)斗湖堤的價格,司機表示:「一口價每人五十。」

記者發現,國家衛建委官方發佈的數據顯示,截至1月23日24時,國家衛生健康委收到29個省(區、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830例,其中重症177例,死亡25例,其中湖北省24例。荊州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博發佈的最新數據則顯示,1月23日0時~24時,荊州市新增確診病例2例,合計共8例,無更詳細官方數據。

提交體檢報告、按時上報身體狀況

另外,記者觀察到在荊州農村地區,以關沮鎮江河新村為例,並未看到採取相關防疫通知、措施。

一口價1500~1800元23日下午,記者從主要往返火車站拉客的司機李師傅處得知:武漢封城當日,有武漢當地的司機趕在封城前將滯留武漢的人載回荊州,主要採取拼車的方式,按人頭收費,「武漢—荊州」約240公里的路程一口價在1500~1800元。而從荊州到武漢的路程,由於客人不多,收費大概降了幾百元,在1000元上下。

這位乘客還向記者表示:「聽家裡人說,這邊口罩已經脫銷,很難買到,還特意在福州當地備足了口罩帶回家鄉。」

口罩脫銷、酒店取消團年酒席口罩脫銷了。1月23日上午10:30左右,記者走訪了位於荊州市沙市區的5家藥店。其中3家,記者剛進店門便被告知:「口罩賣完了!」當記者問及多久能夠補貨時,店員均表示無法確定具體時間,其中一家店員告訴記者:「明天下午或後天早上可能來貨,但肯定不會太多。」

另一家藥店則對店內為數不多的簡易包裝N95型口罩實行限購,每人限購1隻;位於江漢北路的百姓緣藥店則拿出了僅剩的3箱口罩,其中N95型口罩每隻售價19.8元,不算便宜的價格在半小時內被聞訊而來的市民買光。一次性醫用口罩50隻售價約49元,前來購買口罩的市民大多兩盒起買。

在記者表示想要前往離武漢較近的孝感、咸寧,她說:「在武漢的幾個區都有朋友,可以考慮過幾天帶人出城,留個聯繫方式。」

張師傅說:「家裡的小區——長江三品的物業已給小區居民下發了通知,提醒了一些注意事項。」同時,該小區由物業組織已開始噴洒消毒水。不過,張師傅表示:「有點晚。」

一位環衛工人告訴記者:「這兩天火車站戴口罩的人比較多,我去藥店買到了一點,先戴着。然後給我們隊隊長打電話,他給我們弄來了兩盒口罩。」但另一位環衛工人則沒那麼幸運,在意識到需要買口罩的時候她已經買不到了。兩位環衛工人向記者表示:「隊里每人分到手是一人兩隻,先戴着再說。」

李師傅看上去生意不大好,沒怎麼拉到客人,他告訴記者:「從臘月二十七開始,火車站這邊工作人員基本戴上了口罩。」不過記者注意到,火車站環衛工人並非人人都有口罩。

值得注意的是,這位乘客告訴記者,自己是在福州的醫院做了檢查,向公司提交體檢報告才被允許返回,在返回公司時,同樣需要在醫院做檢查,確認沒問題后,才能返回。

特約撰稿 鄒黃晶 本報記者 石英婧 荊州、上海報道

23日下午兩點,記者來到荊州火車站,相比十天前,這裏的人流稀疏不少,且約有三分之二的人戴上了口罩。不戴口罩的人也不一定是防疫意識不足,一名天天在火車站來回的李姓司機(下文稱李師傅)向記者表示:「還沒買到口罩。」

1月23日下午4點,返鄉乘客乘動車回鄉,由於武漢已封城,這趟列車大多數乘客來自省外。

图为荆州火车站出站口

  下车的乘客们走向客运站方向,从这里要么坐公交大巴,要么和老乡拼车回家。

  武汉封城当日加急拼车回荆州:

《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走訪中了解到,隨着武漢「封城」的消息像衝擊波一樣,逐漸對荊州產生輻射影響。口罩脫銷、酒店團席取消、許多人連夜高價拼車趕回荊州.....而一些荊州籍貫打工族在回湖北前則會被要求提交體檢報告,並在當地按時按要求彙報身體狀況。

在火車站出站口左側與客運站交接處的一家便利店,記者注意到窗外貼着「KN95口罩有售」字樣,當記者問及能否購買口罩時,店老闆回復:「早賣光了。」記者獲悉,這家店的此類口罩售價為50元一隻。

另一位老家在監利縣,從浙江嘉興返鄉的一對父子向記者表示:「還是有點小激動的。」他們向記者表示,浙江疫情防控已經到了鄉村,他們父子離開嘉興需向當地報備,同時回到嘉興也必須向當地單位彙報,這對父子提到:「不僅是來回都要彙報,在湖北的身體情況也需按時上報」。

由於武漢上午10點封城,這個時間點從荊州下車的乘客大多來自外省,基本人人戴上了口罩,大多行色匆匆,部分人走向市內公交、出租站點,更多的人則朝着出站口左側荊州客運站方向前行。

  1月23日下午3时许,荆州火车站出租车停靠站点,一名司机正戴着口罩。

  打工族返乡前被要求

當記者問及二人家鄉——監利縣紅城鄉農村是否有類似應對措施時,他們表示:「暫時還未接到通知,但會主動去轄區登記。」對於過年期間是否要走親訪友,二人表示會綜合老家監利縣是否出現疫情、自身身體是否出現發燒咳嗽發力等考慮。

1月24日下午6時許,記者致電荊州市疾控中心公眾諮詢電話進行採訪,對方回復稱:「荊州市疫情數據發佈一切以國家衛健委官網為準。」

1月23日凌晨,武漢封城的消息一出,這座距離疫情中心超過200公里的城市似乎剛剛反應過來,記者觀察到,江漢北路附近的行人戴口罩與不戴口罩的人數各佔一半,中老年人戴口罩的較少。

23日晚上8點左右,一位在兩湖農貿市場開蔬菜攤的老闆告訴記者:「文湖酒店已取消了幾桌團年酒席,明天另一家餐廳似水流年情況可能差不多。」

1月23日下午3時許,一位從福州返鄉,剛剛出站的乘客告訴記者:「老家在仙桃,原計劃到宜昌訪友,過年從初一到初三拜年,如今也都取消,只打算回家和家人吃個年夜飯,初九初十返回位於福州的公司。」

1月23日晚,記者從一張姓的士司機(張師傅)處了解到,的士公司在臘月二十七,也就是1月21日,給司機們分發了防疫口罩,但到每個司機手中一般不超過3隻,而現在這位張姓的士司機戴的口罩為自行購買。

  部分农村区域仍未看到采取相关防疫通知、措施

記者聯繫到這位武漢當地司機,她表示:「從武漢帶人出來要看地方,23日上午,我們出武漢除了要在高速檢查體溫,可以說一路暢通無阻。但現在不行,要等幾天再看。」

1月24日下午6時許,《中國經營報》記者致電荊州市疾控中心公眾諮詢電話進行採訪,對方回復稱:「荊州市疫情數據發佈一切以國家衛健委官網為準。」

今日关键词:德约科维奇八冠王